圆觉经感应网

崔颢《黄鹤楼》诗全文翻译及赏析

发布时间:2022-11-24 06:21:09作者:圆觉经感应网
崔颢《黄鹤楼》诗全文翻译及赏析 崔颢《黄鹤楼》赏析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这首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诗,二百四十多年前被选入蒙学读物--家塾课本《唐诗三百首》中。流布更加广远,影响愈加深刻。

而一千二百多年前,唐代国子生芮挺章所编《国秀集》收此诗为--

昔人已乘白云去,兹地空余黄鹤楼。
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里空悠悠。

晴川历历汉阳树,春草青青鹦鹉洲。

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今人林庚、冯沅君主编的《中国历代诗歌选(二)》注:“‘黄鹤’一作‘白云',误。”窃以为失之武断。比《国秀集》成书稍晚的《河岳英灵集》亦作“白云”.此两种唐人选本问世时,崔颢尚健在,可称权威之本。及至五代前蜀韦庄选编的《又玄集》,后蜀韦縠选编的《才调集》,甚至宋人计有功辑撰的《唐诗纪事》也均作“白云”.其中《又玄集》于《黄鹤楼》题下还特别注明:“黄鹤乃人名也。”

黄鹤既然不是黄鹄鸟,那么仙人王子安也好,三国蜀人费文祎也好,就都无法乘之,而只好腾空驾雾“乘白云”了。再从创作手法看“白云--黄鹤--黄鹤--白云”语势的回环往复,也较“黄鹤--黄鹤--黄鹤--白云”的辘轳句式要谐畅、优雅得多。那么,何时“白云”变成“黄鹤”了?在我寓目的诸书中,是清初王士祯在《全唐诗》成书前所编的《唐贤三昧集》一书。

再从律诗格式分析:此诗为平起,首句不入韵的格式。首联出句应为平平仄仄平平仄,“白云”合律,“黄鹤”不合律。宋人严羽在《沧浪诗话》里曾说:“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”清人孙洙深受此言影响,在《唐诗三百首》中就将其列为七律之冠。但诚如上述简略分析,此诗非七律之正格(颔联就未对仗),而是亦古亦律的“变体”.亦如清人沈德潜在《唐诗别裁集》中所云:“意得象先,神行语外,纵笔写去,遂擅千古之奇。”

关于此诗还有一段传闻不胫而走。据元人辛文房《唐才子传》载:“及李白来,曰’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‘无作而去。为哲匠敛手云。”宋人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更引文称:“(李白)欲之较胜负,乃作《金陵登凤凰台诗》。”而《唐诗纪事》对此提出异议:“世传太白云: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遂作凤凰台诗以较胜负。恐不然。”我倾向此观点。

支持我的史实是:《新唐书·艺文志(四)》于《崔颢诗一卷》(下),特别写道:“(崔颢)汴州人,才俊无行,娶妻不惬即去之者三四。历司勋外郎。”

《新唐书·列传(128卷)文艺下》再次强调:“崔颢者,亦擢进士第。有文无行。好蒱博,嗜酒,娶妻唯择美者,俄又弃之,凡四五娶。”可见,尽管其进士及第又当过官吏,但本质上还是个赌棍、酒徒兼色鬼的浪荡子,“文如其人”之语可信乎?诗仙李白会对他的诗如此推崇吗?不过是千年之上的一场炒作而已。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  • 圆觉经原文

  • 圆觉经讲义

  • 圆觉经常识

版权所有:圆觉经感应网